高山云雾出好茶

2020-01-03 09:44:14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谈论“茶”,我是外行。因为体质瘦弱,不宜饮茶,偶陪客人品茗,也会醉茶。但是,我喜欢茶树,所以,见识过几种名茶。

唐代茶圣陆羽《茶经》曰:“茶者,南方之嘉木也。”所以,要喝好茶,看古茶树,得往南方走。

天下名茶数龙井

2014年春天,我们在杭州小住两月,有机会到西湖龙井村,去看那里的茶园古树。龙井村在狮峰山下,进村走一段山坡路,迈进龙井山园,选茶桌落座,近处石壁上有一小泉水流进石槽池。两杯新茶上桌,叶绿汤青,真如古人描述的,“甘香如兰,幽而不冽,啜之淡然,似乎无味……此无味之味,乃至味也。”这“无味之味”,正是西湖龙井的“至味”。

西湖龙井茶有狮峰、云栖、虎跑、梅家坞几个核心产区,以狮峰为上品,且以“明前茶”为上乘珍品。所谓“天下名茶数龙井,龙井上品在狮峰”。

起身往前走,便是狮峰山脚下的胡公庙,庙前有十八棵茶树,这就是乾隆皇帝所封的御茶。

胡公庙很有名,供奉的是北宋清官胡则。胡则是浙江永康人,为官清廉勤政,赢得了百姓的尊敬爱戴。退休后,回归故里,葬于杭州狮峰山下老龙井,当地百姓一直把老龙井称为“胡公庙”。

史料记载,乾隆皇帝六下江南,四到龙井茶区。他评价龙井茶时说,“入口香冽,回味极甘,其近狮子峰所产者,逊胡公庙矣。然已非他处可及。”所以,胡公庙前所产的茶是最顶级的龙井茶。泡一杯龙井茶,喝出的是独特而骄人的龙井茶文化。

十八棵御茶,已成为西湖龙井的形象和象征。如今,十八棵御茶树一米多高,生长旺盛,乾隆御笔“御茶”两个大字刻立于茶园旁。

有联曰:“壶中生花香浓眼,忘却风尘如仙台。”

“正山小种”蕴精华

最近,朋友送了一盒武夷山茶,老伴喝上了瘾。正巧听说武夷山东北部天心岩下九龙窠陡壁上,长着几棵大红袍始祖茶树,已有千年历史。

这几棵茶树,引起了我的兴趣。所以,我们与朋友相约来到武夷山。在“武夷山自然博物馆”,翔实的武夷山茶文化介绍,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正山小种”红茶,有独特的高香,与该地区的地势有着密切的关系,桐木村的几个自然村拥有4000多亩茶园,均分布在海拔700—1200米的山体下部或峡谷地带。这些地区森林密布,降雨量丰富,相对湿度大,云雾缭绕,夏季凉快,冬季无严寒。昼夜温差小,不冷不热,极适于茶树生长。

当地人介绍,“正山小种”的“正山”,是指“高山所产”、正宗之意,而“小种”,是指其茶树品种为小叶种,且产地地域及产量受小气候所限之意。

走进大红袍景区的山谷,一股清新扑面而来,山与水浑然一体。沿着山崖小道攀爬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九龙窠崖下。我们站在岩下仰望几棵大红袍母树,虽历经沧桑,仍枝繁叶茂。

在武夷山一周,我结识了几位朋友,他们生在武夷山,长在碧水丹山,已经和武夷山水、武夷山茶、武夷文化融为一体,他们虽各有职业,但都是茶的专家。

一般的茶叶,冲泡三到四次就淡而无味了。而武夷山的“正山小种”“大红袍”等几种名茶,冲泡10次以上仍余味无穷。当地有一则顺口溜:一泡水,二泡茶,三泡四泡是精华,五泡六泡有余味,七泡八泡也不差。

《茶经》曰:茶山之土,“上者生烂石,中者生砾壤,下者生黄土。”武夷山拥有峭峰深壑,烂石砾壤,迷雾沛雨,早阳多阴。武夷茶独享大自然之惠泽,奉献给人们以独特的“岩韵”。

庐山云雾酿醇厚

我曾多次到访庐山,落脚点就在牯岭街中心路北山坡上一栋三层小洋楼里,著名的庐山云雾茶的主要产区汉阳峰、五老峰等就在这前后左右。

庐山种茶,历史悠久。

据明代《庐山志》记载,东汉时,庐山僧侣云集,他们攀危崖,冒飞泉,竞采野茶。在白云深处,劈岩削谷,栽种茶树,焙制茶叶,命之云雾茶。东晋时,名僧慧远,在庐山居住30余年,聚集僧徒,在山中种茶制茶。唐朝时,庐山茶已很著名。

1971年,庐山云雾茶被列入中国绿茶类的特种名茶,1982年在江西名茶评比中,位列八大名茶之首。

游庐山,从山下眺望,山势连绵起伏,淡青色的群山宛如秀美画屏矗立在遥远的天际。走进山谷,车窗外山道连绵逶迤,如龙蛇盘旋奔走,一路林木葱茏,秀色欲滴。

庐山常年云雾缭绕,泉水潺潺,年均190多天有雾。长江和鄱阳湖的水汽蒸腾凝聚,铸造了庐山的优美风景和神奇景象。这种云雾景观,不仅给庐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更为茶树生长提供了理想的条件。

庐山云雾茶,风味独特。人们通常用“六绝”来形容庐山云雾茶的特点:“条索粗壮,青翠多毫,汤色明亮,叶嫩匀齐,香凛持久,醇厚味甘。”

古老茶祖看滇红

中国著名植物学家蔡希陶说:“世界最大的茶园在中国,中国最大的茶园在云南,云南最大的茶园在临沧。”临沧生长有万亩原始野生古茶树,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上面积最大、树龄最长、海拔最高的原生古茶树林。而在临沧,还有一棵全世界最古老、最粗大的栽培型古茶树。这棵古茶树,当地人称为“锦秀茶祖”,生长在临沧凤庆县小湾镇锦秀村香竹箐自然村。

2018年12月9日,我们来到了临沧,次日一早便赶往“锦秀茶祖”所在地竹箐村。车子出城,从砚湖公园边开始爬上多弯路窄的山道,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车子时而云上,时而云下,时而云雾之中,在海拔2000多米的山路上盘旋。

正午时分,车停茶王村口,抬头一望,“锦秀茶尊”牌坊赫然眼前,目无旁顾,急登百级石阶,转过几道平台,终于见到盼望已久的“茶祖”真容。高高的山坡上,茶祖在千百棵子孙树的簇拥下,显得格外苍翠挺拔,在蓝天白云映衬下,那么生机盎然。

告别茶祖,徐徐下坡,宽宽的石阶步道,两旁不几步就有一个石砌方池,栽种着新茶树,在冬日阳光下,一些茶花显得格外鲜艳。

对于当地人来说,茶树是大自然的恩赐,一山连一山,一片连着一片。在凤庆,可谓家家种茶,户户卖茶,茶,是百姓的生命。

数百年来,成百上千匹骡马,穿梭在茶马古道上,把茶叶、土特产送到西藏、内地和海外,驮进盐和日用百货。古道功绩,凤庆人永远不会忘记。

凤庆种茶制茶历史悠久,近百年来,香高味浓、滋味醇厚的“滇红茶”,蜚声四海,香飘万里。(孟屯)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1月02日   第 11 版)

(原标题:高山云雾出好茶(行天下))

责编:纪爱玲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