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脱贫里的“绣花功夫”

——记兴海县大学生自主创业带动脱贫典型叶西措

2019-07-17 09:50:42来源:青海日报
字号:

图为叶西措(左)和在培训基地学习手艺的妇女们交流 。 

7月10日,难得的好天气。日头渐渐升高,位于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城中心的格萨尔商业街也变得热闹起来。

“老板,来送货了!”一看店里没人,加措吉把手里的辫套放在柜台上,喊了一声。

话音未落,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

“来喽!”循声望去,一个干练的女人从楼梯口迎了出来。蓝色短袖、灰色运动裤,长长的马尾辫垂在脑后。这就是加措吉口中的老板——叶西措。

验货、登记,短短几分钟这次交易就完成了。对于加措吉来说,这个流程再熟悉不过。从2016年起,她就在这儿“上班”,每加工一套辫套就能有150元的工资。农闲时节,每个月她能完成20余套。这也就意味着,这份工作每年能给她带来2万元左右的收入。

曾几何时,这种转变,无论是对于叶西措还是加措吉,都是个遥不可及的梦。

点赞!藏族大学生靠着“家底”去创业

叶西措是来自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的一个85后。2008年毕业于青海民族大学教育专业的她卖过保险、包过草山。一次偶然的经历,让她下定决心回乡创业。

“2012年,虫草生意失败后,我去了趟广东佛山。听说我是藏族,当地人对我们的传统文化很感兴趣,特别是藏绣,看过的人都赞不绝口。恰好在那两三个月里,我看到内地很多工厂生产的机绣。 于是我开始琢磨,我们藏绣能否也用机器代替手工,这样一来既能缩短加工时间、降低成本,也能让更多人消费得起。” 萌生创业念头后的叶西措回到了兴海县,多方筹措资金创办了格拉夏藏族针织工艺有限公司。按照最初的设想,公司不仅购进了电脑控制的12针20头全自动平绣机,还从内地高薪聘请了打版师和专业技术人员。

“一开始,我们设计了10种花形的辫套,几经调试终于在2015年10月正式加工生产。等到年底一算账,发现卖出去900多套,营业额达到170多万元。”

这样的成绩让叶西措看到了当地文化资源的广阔前景,也更加坚定了她创业的决心。2016年开始,叶西措一边扩大经营范围,在服饰加工的基础上研究加工工艺品;另一边不断开拓市场,海西、海东、海北、四川、西藏……还在尼泊尔和不丹先后设立了分公司。

“在政府的扶持下,公司的发展越来越好。”回望来路,叶西措难掩内心的喜悦。5年创业路,她认为自己最成功的地方,莫过于探索出了一条“公司+农户”的发展路子,为当地留守妇女提供了一个创造价值的新平台。

靠谱!年轻党员不忘初心为家乡

长期以来,由于自然环境、地理位置等多种因素影响,贫困曾困扰着兴海县的发展。特别是中铁、龙藏、温泉南部三乡,交通闭塞、贫穷落后。

出生于兴海县温泉乡盖什干村一个普通家庭的叶西措深知贫穷的滋味。记忆里,一家五口的生计全靠父亲一人的工资维持。

成长的经历让她更加懂得摆脱贫困的重要性。

“国家一直支持我们大学生创业,并且以创业带动就业。作为一名年轻党员,只要我有能力,就得带动乡亲们一起发展。”就这样,早在公司成立之初,叶西措就在设想,如何带动更多当地群众、特别是留守妇女脱贫致富。

“对于我们牧区的妇女来说,外出挣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她们都渴望有这样的机会,但是上有老下有小,外出务工显然不切实际。相比其他的产业,绣品加工对场地没有要求,只要她们愿意做,完全可以在家上班。而对于企业自身来说,也降低了人工成本。”

就这样,2015年10月,经过前期几个月的寻访,河卡镇和唐乃亥乡4个村的20多位有藏绣手艺的留守妇女成为格拉夏藏族针织工艺有限公司的第一批加工人员。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留守妇女慕名而来,想要加入这支队伍中,其中有不少人手艺并不专业。

面对这种局面,为让更多留守妇女有能力从事这份工作,从2017年8月份开始,叶西措开始聘请专业的刺绣老师举办免费培训班。只要对方有意愿学习,哪怕没有刺绣基础,经过1个月左右的培训也能上岗。

46岁的聂文芳是唐乃亥乡上村的妇联主席。说起村上妇女的情况,聂主席心里有本账。

“在我们农村,大多数家庭一家几口全靠男人挣钱养活。说句实在话,负担特别重。都说脱贫致富奔小康,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女人也可以发挥作用。一来减轻丈夫的压力,二来自己再也不用伸手要钱花。”话虽如此,但聂文芳深知,如果没有人带她们一起发展,留守妇女就业这条路并不好走。

2018年,聂文芳在参加县妇联的培训时和叶西措相识,得知上村有40多名留守妇女这一情况后,叶西措主动邀请聂文芳组织姐妹们学习加工辫套。

“培训不收费,做得多拿得多。在叶西措的带动下,现在我们村里,已经有20多名妇女在加工辫套。”聂文芳说着,打开了自己的微信,工作人员看到,最近几天,又有五六名妇女向她报名,想要参加刺绣培训。

期待!留守妇女凭着手艺来挣钱

认识叶西措之前,家住加吾沟村的加措吉也尝试过外出打工。

“几年前,一种完地我就到县城附近的工地上当小工,每个月能挣3000元。可后来年龄大了,别说自己干不动,包工头也不愿意招我。”四处碰壁后,一没技术二没文化的加措吉只得回到家中。

2016年,通过亲戚介绍,加措吉认识了叶西措。听说在家刺绣还能赚钱,加措吉有些难以置信。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她把机绣好的半成品拿回家中,按要求进行缝制。直到一个季度后领回一沓百元大钞,加措吉这才相信,原来自己这刺绣的手艺还真能赚钱。

2018年8月,在当地政府的扶持下,加措吉一家搬到了县上的安康小区。这样一来,取货送货再也不用坐班车,她的老公肉洛骑着摩托车就能带她过来。

“如今我每年都能有2万元左右的收入,我们两口子商量过了,多存点钱给儿子娶媳妇!”加措吉说完笑了起来。

跟早已吃上“手艺饭”的加措吉不同,工作人员在叶西措的培训基地看到唐乃亥乡明星村的妇联主席高桂兰时,她手里拿着针线,正坐在桌前向旁边的大姐求教。

“2019年3月份,县妇联给我们牵了线。这不,我今天先带着几个姐妹过来看看,了解一下情况。”

“做一个小挂件的话能挣20元钱,我觉得这个工作挺方便的。只要家里不忙,就能抽空挣点外快。这样一来,再也不用跟老头子要零花钱。对于我们这个岁数的人来说,这个机会好得很!”一旁的赵秀英笑着接话道。

叶西措告诉工作人员,在培训基地的带动下,如今跟公司合作的绣娘早已从一开始的不到30人发展到140多人,其中一些绣娘更是远在化隆、尖扎等地。

“作为一名创业者,我有义务把我们民族的文化传承下去;作为一名党员,我更有责任带动家乡的群众脱贫致富。”叶西措说。(咸文静)

责编:纪爱玲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