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民“导演”和他的20载“村晚”

2018-02-13 11:15:52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字号:

“谁说农村泥腿子搞不好文艺?只要坚持用心钻研,办晚会咱也不比人家文化人差。”回忆着20年为黄川村“村晚”的付出与坚持,黄业江觉得一点都不后悔。

“一方面村里的中老年人农闲时节比较空虚,需要丰富的文化生活;另一方面年轻人也可以借着这个平台,春节期间走出家门,在一起多聚聚,联络感情”

时间每向农历2018年新年迈进一步,江苏省东海县农民黄业江的内心就愈发激动,脚步也更加匆忙。因为大年初一,黄业江自掏腰包、组织导演的“村晚”——黄川村新春联欢会将迎来20周年。

从1998年组织第一届黄川村“村晚”开始,每年年初一或者初二,黄业江都会如约为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办一场联欢会,请村民们上台表演,讲述村民自己的故事。

20年间,黄业江“导演”的“村晚”参与演员从10人发展到90人,观众从100多人达到高峰时的4000多人,黄川村“村晚”已成为远近闻名的文化名片。

当泥腿子爱上文艺

黄业江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民。但他从小爱好文艺,喜欢接触新鲜玩意儿。

1998年,他从城里买了功放机和麦克风,邀请爱好唱歌的青年到他家中唱卡拉OK。

“虽然当时条件艰苦,设备简陋,但是大家却唱得很开心。”黄业江说,看大家这么喜欢,他动起了在村里办晚会的念头。“农村文化生活比较贫乏,农闲时村民们只能打牌消磨时间。希望春节期间,让更多人聚在一起唱歌,乐一乐。”

然而,没人相信他真能鼓捣出一场晚会。大家觉得那不过是个“玩笑”。

“咱农民一年到头干活,谁闲得没事听你唱歌呀?”

“农村这条件,文化人都没几个,怎么可能自己办晚会?”

对于黄业江的“疯狂想法”,父亲黄余先劝儿子趁早打消。

但是黄业江却坚信村里喜爱文艺的人大有人在,不然不可能那么多人每天都大老远跑来和他一起唱歌,只是村里之前没人带头干这件事罢了。

1998年的黄业江只有28岁,小伙子倔强,“认准了的事情,困难再多,都要坚持下去”。黄业江说干就干,在当年大年初二办了第一届“村晚”。

“第一届‘村晚’,没有舞台,没有节目单,就是十几个人围着录音机唱歌,时间不受限,唱几首都行。”回忆起1998年第一届“村晚”,黄业江评价“一点都不正规”。

但就是这么糙的节目,依然吸引了全村几百人前来观看。这坚定了黄业江继续办“村晚”的信心。

1999年,黄业江又在村中心路边上举办了第二届“村晚”。这一次明显“正规”很多——用4个挂车拼装出舞台,再找来一个拉板车斜靠在舞台上当梯子。节目也更加丰富,唱歌、相声、跳舞等,一共有十五六个。

节目多了,找演员成了新难题。虽然村里有不少人对文艺有兴趣,但对于登台表演,很多人起初还是“比较保守、紧张,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唱歌跳舞”。为此,黄业江挨家挨户找村民谈心,鼓励大家出节目。

“村晚”总导演

办“村晚”,还需要花钱。

话筒、功放、录像机、电脑、调音台、音箱、演出道具等,为了增加舞台效果,黄业江基本上每年都会花几千块钱添置一些新设备。

2000年办第三届“村晚”时,考虑到观众人数可能会很多,原先的两个小音响已经满足不了需求,黄业江狠下心来,花了1400元专门找人定制了一个大功放机。为此,他还专门赶到市区,等了两天两夜,才把功放机拉回来。

没有排练场地,黄业江就把演员们召集到自家院中排练,一练就是半个多月。有时排练太晚,他会请大家吃饭。为吸引更多人参与表演,黄业江还自费买纪念品发给大家。

据黄业江粗略估计,20年“村晚”,他少说也已经贴了10多万元。“我不想谈这些。要是谈钱的话,这20年,乡亲们都是义务演出,我欠大家的演出费又何止十几万元。”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村晚”规模小,但是事情一点都不少。从最早的节目策划、演员报名,到后期的排练、开闭幕式主持词的撰写、舞台搭建、演员化妆、音响设备的调试等等,每一件事,都离不开黄业江这个“总导演”。每届‘村晚’,他基本上前前后后都要忙活一个月。

刚开始那几年,农村的磁带、光碟还不是很普及,很多伴奏音乐在村里和镇上的商店都买不到,而且那时候也没网络,说下载就能下载,只能黄业江一趟趟地往县城、市区跑,给大家买伴奏磁带。

2001年办“村晚”时,下雪了,但是黄业江还是坚持演出。“老百姓都像过年一样盼着我们的演出,我们不能让大家扫兴。”最后,他和村民们一起找来竹竿,在舞台上撑着一大块雨布,坚持演出,吸引了大量村民冒雪前来观看。

为防止场地受到破坏,黄业江几乎年年三十的晚上都要去看舞台,守到天明。“以前没地方睡觉,我就睡在舞台底下的车厢里,后来我自己买了车,就把车停在旁边,我睡在车里,稍微暖和一些。”

有的演员虽然报名参加了节目,但是直到腊月二十九、三十才回来,黄业江就亲自开车去接他们。有一次下雪天,舞台上结了冰,黄业江赶在天亮之前,带着一把铁锨,跪在舞台上一点一点铲。等到天亮时,舞台已清理完毕,演出照常进行。

“每次演出结束后,别人都开开心心地回去了,他还得忙前忙后收拾,拆舞台、收音响、打扫卫生。”每每看到儿子为办“村晚”这么辛苦,父亲黄余先就特别心疼。

为吸引更多人观看,黄业江在节目质量上也下足了功夫。

“年轻人喜欢流行歌曲,年纪大的人喜欢听戏,小孩子们喜欢看小品,小姑娘们对跳舞很着迷,不同人群都要照顾到。”黄业江说,他的节目单每年都会更新,而且节目一年比一年多,如今每年基本上都有20多个节目。

责编: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