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时代楷模” 新一代革命军人——王锐

2017-08-30 09:53:51来源:海外网
字号:

丰宁满族自治县外沟门乡青石砬村坐落在承德西北角,属于坝上高寒地区,在地图上连个点儿都找不到。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这里都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

然而,就是从这片土地上走出了一位在全军叫得响的“忠诚战士”“强军标兵”,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他就是承德籍战士、陆军第74集团军某合成旅“黄草岭功臣连”车长王锐,在平凡的岗位上干出了一流业绩,立起了践行强军目标的时代标杆,书写了新一代革命军人的铁血荣光。

在青山绿水之间。坝上的庄稼郁郁葱葱,但是,比坝下的庄稼矮了许多,这里的主要农作物是玉米、莜麦、胡麻。由于作物生长期短,当地人要想获得不错的收成,就要付出比别人多得多的辛苦和努力。因此,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更加吃苦耐劳,面对困难,他们更具有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

冬季的坝上特别冷,最低气温达到零下30 多度。从五年级开始,青石砬村的孩子就要到乡里去上学。从村里到学校要走10 多公里的土路,在冬季刮白毛风时,孩子们一走就是2 个多小时。平时孩子们住在学校,偌大的简易宿舍里只靠一个土炉子取暖。或许因为如此,在这里长大的孩子性格里多了一些硬朗、刚毅。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艰苦条件下长大的王锐,从小就养成了不怕苦、不怕累,遇到困难迎难而上的优良作风。

从承德市区出发,整整走了4 个小时才来到青石砬村。王锐的家乡会是什么样?一路上,大家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过河道是外沟门乡青石砬村的一个村民小组,住着十几户人家。村前一条小河缓缓流淌,水流清清,诉说着村里人的勤劳与质朴。1990年,王锐就出生在这里。

王锐的父母已提前得到消息,早早地等候在门口。

“快进屋!”王锐的妈妈于艳琴不多的话语里透着质朴,王锐的父亲王桂生也一起热情地招呼着。两人同龄,今年52岁。由于长年在地里劳作,饱经风吹日晒,皱纹早早地爬上额头。

落了座,在大家的提问下,王锐的父母打开了话“匣子”。

“说到王锐当兵,还得从他的姥爷说起”,王桂生说。王锐的姥爷是一名老党员,也是王锐走进军营的引路人。

王锐是听着姥爷讲打鬼子的故事长大的,从小心里就埋下了从军报国的种子。高中毕业后,王锐报名参军。临行前,姥爷拉着王锐的手说:“到了部队要好好干,争取早日入党!”

6 年后,王锐再次回家探亲时专程来到姥爷坟前,告诉姥爷:“我一直记着当兵走时您跟我说的话,我现在已经入了党,还当上了班长。”姥爷的谆谆教诲成为王锐不断进取的动力源泉。

王锐走进军营的另一个引路人是他的叔叔。叔叔当过兵,就住在他家旁边。平时,叔叔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走路时挺直的腰杆、说话时流露出的军人气质,这些都让王锐心生羡慕。王锐最爱听叔叔讲部队里的故事,每每讲到军人保家卫国的英雄壮举时,王锐就心驰神往。

不知不觉间,一个稚嫩的想法开始在王锐幼小的心灵里萌发,“长大了,我也要当兵!”

在青石砬村,当地的孩子长大后到部队当兵是一个传统。该村主任说,目前青石砬村在部队服役的就有5 名青年,而且,他们个个干得都很出色。

2009 年,国庆60 周年大阅兵,威武的队伍、雄壮的军乐、滚滚的铁甲洪流,恰如一枚枚撞针,猛烈且异常坚决地击发了这位“90后”青年从军的“底火”。

好男儿,当兵去!高考结束后,王锐悄悄地藏起大学录取通知书,毅然决然地在全村第一个报名参军。尽管王锐的父母一心想让儿子上大学,但是,还是拗不过心意已决的王锐,后来,他们也就不再阻拦了。

就这样,王锐从严寒的北国到了酷热的岭南,成为曾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威震敌胆的原步兵某师的战士,担负起了守卫祖国南大门这个艰巨而伟大的重任。

走时,王锐撂下一句话:“这次到部队,一定要干出个样来!”

走进王锐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钉在墙上的一个红色标牌,上面写着“军属光荣”。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每个人却有着不同的理解。在于艳琴看来,那是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牵挂”;在王锐父亲王桂生看来,则是好男儿戍边守疆应有的“担当”。

新兵连快结束时,家里收到了王锐来自军营的信:“我们是装甲部队,如果表现好就可以留在这里,我想留下!”从那时起,王锐就爱上了装甲兵这一行。

王锐驾驶的05 式两栖装甲突击车,是我军实施滩头突击的三代主战装备。从此,王锐和装甲战车“摸爬滚打”在一起,王锐甚至可以“将28 吨重的巨型战车骑得像自行车一样自如。

新兵连首月,他便登上新兵连“龙虎榜”;入伍第一年,他是全师唯一编车参演的列兵;第二年成为唯一拿到驾驶一级的上等兵,也是师里当年唯一能驾车在海上登舰的新兵。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于艳琴清楚地记得,当兵三年王锐第一次回家时的情景。“临走时,还是一个白白胖胖、学生模样的孩子,如今已变成皮肤黝黑、健壮、威武的军人”。拉着儿子粗糙、有力、磨出老茧的双手,于艳琴当时心里五味杂陈,“眼泪‘唰——’地就下来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 年,王锐收获了驾驶员特级。特级是一个什么概念?部队外面的人不懂,但是,当有人把它比喻为“拳击比赛中拳王的金腰带”时,大家才恍然大悟。

今年7 月,王锐再次向家人报喜:“又通过了通信专业特级。”至此,王锐成为全军取得“两个特级、一个一级”最年轻的两栖装甲尖兵,成为“全能车长”。

正所谓:风雨之后,方见彩虹。经历了风霜雨雪的洗礼和酷暑严寒的锤炼,一棵幼苗终成参天大树。听到这,现场的记者们无不为王锐竖起大拇指。

当今部队人才济济,英雄辈出,异于常人成绩的背后,必有异于常人的付出。

一次,王锐回家探亲,细心的于艳琴发现,王锐的右小腿有一道伤疤,就心疼地问“怎么回事”。王锐则笑呵呵地回答:“那是在训练中落下的,是‘光荣疤’!”后来,王锐还曾在日记中写道:“伤痛不是军人的借口,打赢才是当兵的追求。”

王锐的妹妹王宇听说他在部队事事争先,训练刻苦,等王锐回家探亲,王宇特意问他:“我记得你当初长跑成绩不好呀,跑第一肯定不容易吧,到最后什么感觉?”王锐的回答让王宇印象深刻,“当时我练得比较狠,跑下来之后就跟要死了似的,有什么感觉?没感觉!我当时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要拿第一!”

在王锐家的客厅里,有两个书橱特别显眼,里面摆满了王锐获得的各种奖状、证书以及报道王锐先进事迹的报刊。

细看这些荣誉证书就会发现,从入伍开始,王锐每年都能获得奖励或表彰。当新兵时是优秀新兵,当驾驶员是特级驾驶员,当教练员是金牌教练员,当车长是全能车长,当班长是优秀班长,所驾驶的809 战车在演习中是基准车。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这些年,他在每个岗位干得都很出彩。

2016 年,王锐被评为该集团军“十大钢铁先锋”。作为优秀军人的父亲,王桂生应邀参加部队举行的隆重的颁奖典礼。那是他第一次到部队,亲眼见到了儿子生活和战斗的地方。

绿树掩映下的营房鳞次栉比,营房内井井有条;战士们斗志昂扬、纪律严明。王桂生亲眼目睹了在强军目标指引下锻造出来的“共和国钢铁长城”。在这里,“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成为每一名士兵前进的方向。

走进“黄草岭功臣连”,说起王锐,总能听到战士们骄傲地回答:“他叫王锐,锐不可当的锐,兵王的王!”

每当听到这些,王桂生都特别的自豪和骄傲,也越发感觉到儿子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既到英雄连,必立英雄志!”踏着英雄的足迹,传承英雄的拼搏精神,锻造新一代铁甲尖兵,让英雄连的旗帜高高飘扬。

当兵8 年,王锐回家4 次。有一次王锐和女朋友刚订完婚,就赶上部队有任务,第二天紧急归队;王锐和爱人的婚期也是一拖再拖。看着村里同龄人都抱上了孙子,说父亲不着急,那是假话。

对此,王锐的家人已经习以为常。王锐的爱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既然选择了他,就要无怨无悔地支持他!”

为了不让王锐在部队分心,家里有什么大事小情,王桂生从来不和王锐说。在农村,翻修房子是一个家庭最大的事儿,但是,王桂生选择了自己承担。

王锐和姥爷感情深厚,老人的弥留之际特别想念王锐。王桂生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告诉王锐。家里人把王锐获得的荣誉证书背到老人床前:“知道您老想着他呢,可是,他太忙了,回不来,看看您外孙子得的这些荣誉,挺有出息的,他一直听您的话,您就放心吧!”直到现在,王桂生都不愿提及此事。

王锐知道此事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就又投入到紧张的训练当中。

战友们都说,王锐训练起来特拼命!攻坚克难勇于突击,急难任务冲锋在前,精武强能追求极致,带兵组训虎虎生威。

入伍短短8 年,先后11 次打破训练纪录、7次夺得比武金牌,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1 次,驾、通、打、修样样精通,成为全军最年轻的“双特”两栖装甲尖兵。

担任班长5 年,先后带出28 名训练尖子,15 人考取专业一级,8 人走上班长岗位,所带班组两次荣立集体二等功、两次荣立集体三等功,年年被评为“优胜车组”。

王锐,这名共和国的“忠诚战士”“强军标兵”的优秀事迹在华夏大地广泛传播,有如星星之火,成了燎原之势。8 月16 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向全社会公开发布王锐的先进事迹,授予他“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王锐这孩子,有出息,好样的”“没想到,咱农村的孩子也能有大出息”“这孩子有出息,我们都为他感到光荣”“这不光是王锐家的骄傲,也是全村、全乡的骄傲”“得告诉家里的孩子们多向王锐学习”……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得热火朝天。王锐成了家乡人最大的骄傲和自豪。

责编: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