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中的读书人(代序言)

2017-07-06 09:33:16来源:海外网
字号:

唐振景、张雪梅夫妇合著的《琴瑟和鸣》一书仍在我的案头散溢着墨香,振景兄又从海南椰岛发来微信,说是夫妻又在合作《椰林晚情》诗文著述,并嘱我为付梓在即的《晚情》成序。这一来自天际、不可辞让的信嘱与函托,让我在长长的一段时日里颇为忐忑。见于仰重兄台数十年的官场书润与执著勤劬,又不得不为其斗胆援翰。

与振景兄相识久矣。

那是在1965年的春夏之交,刚满18岁的我在古邺城临漳的“四清”工作团里,首次相遇这位“大名鼎鼎”的才子。出于为文之意趣,基于慕者为师长,从此我们结下不解之谊。临漳一别,又相聚邯郸地委四清工作总团。1968年之后,又前后就职于石家庄。振景兄先是在省委宣传部,后到保定市委任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再后来到省社会科学院任职。我虽在军营,又是高校,却一直相染文墨。由于侪学不济,才疏学愚,常窥振景门径,诚诚以求,谦谦以问,以增进思想与文笔。因此,我们在石家庄大名同乡圈中,属最早结缘,又相交甚笃。

地域影响品格,环境决定视野。

大名县卫东马夹河畔 ,是唐振景先生的故乡。这里东邻齐鲁,南壤中原,背依燕赵厚土,又是名扬千古的黄河故道,古来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兄台少年时,逶迤连绵的沙丘述说着沧海桑田的黄尘阡路;纵横交错、水流不断的河汊沟壑,涵润着天广地阔的灵性;盘根错节的茅草地标志着心相连、手相牵的固我品格;白杨参天、青柳依依、鹰击长空、雁阵高翔,展示着寒来暑往的迭宕风景;“北京大名府”的朝代变迁,又大写着生生不息的历史文化。

家庭是人生的第一课堂,家训是启蒙的第一任教师。振景兄出生于开明世家。高祖父清末庠生,执教五十年,培育各类人才数以百计,留下亲笔遗作《劝学文》,成为振景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萱堂知书达理,文雅聪慧,知识女性,对振景兄的影响更为直接。振景兄在其漫漫人生路途上,读书从文,为官守矩,可谓是获益丰硕。

“未因位卑少尽责”。这是振景兄七律《八十回眸》里的一句。其实,兄台官至“五品”,也算得上“高干”了。我看,官大官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官怎么来,位怎么用,权怎么谋。振景兄的官,从税收员,到市委宣传部长,从“无职小吏”,到积书隆然的地方文职官员,历经“五地六岗”的官位转换,窃以为,他均是用谦恭、勤学、笔耕才得以获之。据我知,老兄走出大名之后的“两阶跳”:一是奉调邯郸地委任职,继而到河北省委高就,均由“四清”时的一篇文章《坚持高标准,不吃夹生饭》而赢得了邯郸地委领导和华北局第一书记李雪峰的称道。李接见唐时还用了一句应时的话:我们是“思想路线上的朋友”。这也算是应了那句老话:文章得益皇家点。

吾数十年为文在基层,又因工作性质和工作环境,与官员接触甚多。我常想,官者,首先应该是文者,读书者,研究者,笔耕者,这样才能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唯独立思考,才会有自己的独立人格。振景兄不但是读书人,而且还是躬耕者。他的文章,他的著述,不是凭“剪报”和“下载”而来,又非凭想当然而得,而是深入再深入,调查再调查,挖掘再挖掘……,也就是说,凭着“沉到底”,才成就自己的一句一段,一章一节。他的报告文学《沙石峪》,是他在河北遵化县(现改为遵化市)380天的驻村与老百姓同呼共吸的收获;他的引起中组部重视的调查报告《基层党建》一书,是他在河北省临西县挂职县委副书记、代理书记两年间对基层党建的思考与建言。1968-1970两年初到省委的他,没有攀龙附凤,没有拉朋结友,而是一头扎进地僻天远的黄河故道大名县杏现村,与村民们同吃同住同劳作,才写出了有影响、有感染力的两篇激扬文字:《走大寨路杏现大队变了样》、《干一辈子革命负几辈子责任》。此两文相继见于中国最高端媒体《红旗》杂志和《人民日报》。振景兄初到省委的两年,实际上是在一个边远农村熏陶了两年、磨砺了两年。两年间,他走进农家,走进农民兄弟的感情世界,潜入社会深处,潜入百姓底层,这才有了他的得意文作。

责编: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