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笔的协唱

2017-06-19 09:35:19来源:海外网
字号:

引:他是一位绝不从自己领地跨出半步的沉静者,多年来,他以自己的方式,心向艺术,坚持一边大笔画画,一边小笔写文章,使得文气与画意相互滋润涵养,遂独得一派清新、明艳、悠然!游艺如此,怎不开心与向往!他的文章,我读后,便有一种致一代人成长的慨叹!

好的散文应该是直抵人心的,就像好的歌曲既可以让人为之垂泪,也可以让人为之欢颜。品读王胜田的散文集《悠长岁月》感觉即是如此。这种感觉甚至能够让你具体联想起,一个人走在清冷空旷的大街上,耳朵里忽然传来腾格尔或是刀郎歌声时的心境。嘶哑或粗犷的嗓音里,传递着强烈的抒情、诗意、温暖,也夹带着沉郁的苍凉、无奈、哀伤,吐露着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精神呐喊与悲鸣。

我想,王胜田一个执笔弄墨的画家,一个伏案写作的笔者,与这两位嗓音独特的歌手之间,或许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诸如他们都当面不太乐于与人表达,但他们却非常善于通过作品与你传递内心世界。因此,虽数次面晤王胜田本人,也作过一些攀谈,但相较而言,总是觉得还是进入作品来得快,容易直接打开他的心门,见到他的真人。我想,这可能就是王胜田,在嘈杂现实中对真版自我的一种保存和内藏吧,对着同路人,邀你进来,对陌路人,关门谢客。

薄薄的一册《悠长岁月》,收录散文37篇,分《曾经的人物》、《远去的思绪》、《拾起的旧事》、《文革的记忆》四个部分。笔下之墨描绘的大都是华北太行山下一个偏僻山庄里走出来的“我”与走回去的“我”;一个少年的“我”与一个成年的“我”;一个的农村的“我”与一个城市的“我”;一个挣脱过去的“我”与一个怀念过去的“我”。王胜田生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恰因这个时代,他们的成长被打上了物质贫乏、精神荒凉鲜明烙印。但是,也正是这种贫乏与荒凉,恰给这一年代生人以无限的挑战与突围胆量。他们在困境中不屈,寻找丰富与光明的方向。在这种寻找与挣脱过程中,格外焕发出了一种自我对生活本身美好的珍爱。正如,轮船后的波纹,只有驶离了才见识到它的美好。这也使我想起了,同样写农村题裁称著文学界陕北作家路遥。

 我至今觉得,路遥的文学作品一度是我们七十年代生人对人生和世界理解的支撑。二十几年前,当《平凡的世界》疯传时,也正是七十年代生人夜深时刻在教室里秉烛冲关时。尽管人人皆知面临的是万人过独木桥的危局,但依然成为理想主义者,对未来充满向往与热爱,甚至在极为窘境中还不失一些浪漫与诗意,体会年轻赋予生命特定的美好。二十几年过去了,我与上海七十年代创业代表驴妈妈创始人洪清华对坐闲聊,话及路遥及其作品时,均对路遥文学于我们这一代阅读人的精神维度的影响是莫大的发出同样的慨叹。高加林、刘巧珍、孙少安、孙少平等,一个个“农村娃”的拼挣样子,几乎成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生人的形象背书。

责编: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